全民 “网红梦”,反噬年轻人

发布人:AG娱乐 来源:AG娱乐 发布时间:2020-06-08 08:03

  2018年双十一,一场压轴直播的表演时间留给了马云及“口红一哥”李佳琦,李佳琦最后以32万个商品、6700万的销量,毫无悬念地赢得这场直播PK。当时他的淘宝粉丝不到100万,如今猛涨到560万,直逼薇娅的600万。

  与此同时,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也有了能够日销过亿的头部主播“散打哥”、辛巴818、“正善牛肉哥”等人。据《2018中国网红经济发展洞察报告》数据,截止去年4月份,网红粉丝人数达到5.88亿人,整年的网红经济规模将超过2万亿。

  所以,当一半以上的95后将未来的职业选择瞄准主播、网红,也就不难理解。但一面是全民网红时代助推的行业繁荣,一面是略显消沉的互联网经济及创业氛围,两种现状的反衬让我们不得不忧心这种职业趋向,是否隐藏了无法估量的隐性损失。

  从微博到斗鱼、虎牙再到快手、抖音,互联网社交、直播或短视频的风口一波接一波,行业格局也一变再变,而唯一不变的大概就是网红规模的持续增长。

  根据微博和艾瑞咨询独家发布的《2018中国网红经济发展洞察报告》显示,2018年粉丝规模在10万人以上的网络红人数量持续增长,较去年增长51%。其中粉丝规模超过100万人的头部网红增长达到了23%。

  而网红数量增长的一大原因是粉丝数量的增长,截止2018年4月,我国网红粉丝总人数保持了之前不断增长的势头,达到5.88亿人,同比增长25%。

  前段时间大学生一站式求职网申平台“梧桐果”面向全国10万名应届大学生发布问卷,整理了《2019毕业生求职意向调查报告》,报告谈及,直播、网红、新运营、网游陪练等新兴职业备受追捧,新一代年轻人把“玩”变成了可以用来谋生发展的工作。

  社会与也注意到了这一现象,根据新华网此前的调查统计,54%的95后最向往的新兴职业选择为主播、网红。

  事实也是如此,择业观的改变已经直接影响到年青一代的就业。《2018中国网红经济发展洞察报告》提及,伴随着网红经济的逐步专业化以及MCN机构产业的完善化,网红与MCN机构签约成为专职网红成为了一种新趋势。换句话说,越来越多的年轻一代把网红当成自己的正式职业和工作。

  这甚至也影响了新生代群体对城市的选择。近几年,在人才净流入排名前十的城市中,二线、准一线占了9个席位,越来越多的人逃离北上广,流到了杭州、长沙、成都、西安等“网红”城市。除了经济方面的关键原因,我们看到,网红城市也在趁此机会创造更多优质的就业机会,吸引人才流入,而这其中自然也包括怀揣网红梦的年轻人。

  根据智联招聘发布的2018年《中国就业市场景气报告》显示,从第一季度以来,互联网/电子商务的就业景气度出现连续三个季度的下滑,在CIER景气度排名中,该行业也从第一位下降至第四位。

  这其中最大的原因固然是受外部经济影响,互联网公司缩减了招聘需求,不过互联网众多岗位越发严重的人才缺口,是否暗示着毕业生受新兴职业吸引,侧面加剧了这方面人才的流出,而网红、主播则恰好是他们最向往的职业。

  近几年来,文娱产业人才流动,从体制内跳出体制外,并向互联网平台转移的倾向已经十分明显。尤其是,网络剧、网络综艺、网络大电影、移动直播、移动短视频,这些新兴概念在短时间对传统行业形成,让相关人才看到了互联网带给影视行业前所未有的生机和想象空间。

  但是技术岗的缺口依旧很大。比如大数据算法人才,根据麦肯锡的一份分析报告,预计到2018年,对于懂得如何利用大数据做决策的分析师和经理的岗位缺口将达到150万人。

  互联网公司相同工龄下,技术、产品薪资高于其他岗位,技术岗毕业生的起薪达到12.4K,对毕业生来讲,这原本是最具发展潜力的职业之一。可如今大量主播、网红的崛起和爆红,似乎让他们有了更多的选择,而且这类职业较高的度和上升空间,对容易接受新鲜事物的年轻一代天然具有吸引力。

  事实是,网红群体也确实逐渐呈现高学历、年轻化的趋势。《2018中国网红经济发展洞察报告》显示,与2017年相比,网红群体的学历水平持续提升,95%的网络红人接受过高等教育,14.6%的网络红人拥有硕士及以上学历。

  我们虽然无法断言拥有高学历的、流入网红市场的毕业生,能够弥补技术型人才的缺口,但对网红、主播职业的趋之若鹜,可能间接地降低他们对互联网经济的贡献或价值。就像一位互联网创业者和一个粉丝百万的网红,后者最大的价值无非是引导粉丝消费,而前者是整个互联网创新必不可少的存在,他们或许能带来传统产业的变革力量。

  所以,这个全民追逐网红的时代,对网红、主播行业的涌入,变相地,或许就是创业者和创业者价值的缩减。

  早在2016年,腾讯曾发布一则《QQ大数据微报告:95后抖屏择业观大起底》,报告指出,95后追求个人兴趣,在择业上更加“”,但更看重较高的物质回报,也较少拼搏奋斗的。因此,在就业上,他们更乐意选择文体娱乐,互联网则居于次席。与此同时,近两年大学生的创业意愿越来越低。这两种现象多多少少有些关联。

  很多人将网红、主播也当做创业,但实则能够成功实现商业化的少之又少,最后做到上市公司的更寥寥无几,这和互联网创业有着本质区别。

  我们不得不承认,互联网一个又一个风口从兴起到沉寂,一个又一个公司从扩张到缩减,这多多少少了互联网从业者的积极性。而光鲜亮丽的网红经济,则被抖音、快手、淘宝等流量巨头推上,对内容输出者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对用户来讲更是一种慰藉。

  所以,我们无法抛开大,过分苛责年轻群体对网红的追逐,只能这一现状可能给互联网人才流失带来的潜在影响。

  但仅就网红经济而言,其本身确实值得诟病。随着其平台进一步打通与消费的变现径,李佳琦、“散打哥”等销量奇迹的背后,是被网红影响力的消费主义。

  当前,年轻粉丝往往陷于伪精致包围的过度消费陷阱。他们作为极易受的消费群体,出于对网红的关注和信任,通常会在网红的推荐下购买商品。而且直播带货本身就讲究带动消费情绪,如此一来,冲动消费就尤为普遍。所以说,这是造成贫困人口逐渐增多的一大推动力。

  更关键的是,消费主义的盛行也给互联网一些行业的发展增添了许多泡沫。比如金融消费,年轻群体的过度消费,曾将很多网贷平台推上资本风口,而去年P2P接连暴雷,除去监管收紧的核心缘由,过度消费催生的业内乱象,也是其加速洗牌期的助推。

  观察最近有关网红的负面消息,其中有想做网红而去借贷整容失败的,也有为购买网红推荐产品、追求精致而借贷消费、还债的。

  当然,这种消费主义不单单表现在粉丝为网红带货买单,扩大到整个网红群体辐射的直播、短视频、知识付费等内容行业,受众群体对网红所输出的信息,也带有一种越发盲目消费和被动接受的倾向。更进一步,信息获取或知识来源都以一种商业化的方式被掌控,用户真实的学习能力则潜移默化地被削弱。

  简单来讲,这其实就是算法推荐下,内容喂养所形成的副作用。而网红作为内容的输出者,其粉丝积累、运营和变现皆有赖于算法,所以他们对于用户的行为趋向,也必然要负有责任。但现在很多网红显然连以身作则都无法做到,更何况是正向引导。

  歪道道,撰稿人,互联网与科技圈深度观察者。同名微信号:歪道道(wddtalk)。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关于直播电商平台的未来,我更倾向于他们之间将形成差异化的特色,并维持一定的竞争和平衡。例如,淘宝庞大的用户基础、强大的供应链能力已经完备的商家体系,强化了直播的工具属性,所以淘宝直播更适合成熟品牌商;

  网红在很多人眼中都常不错的职业,收入高、时间、工作清闲,但是网红也有等级之分,初代网红张大奕,早已与国内网红脱轨,踏入更好的人生。

  在互联网上,尤其是随着自盛行,越来越多人都喜欢通过网络来娱乐、消遣;正因为互联网的发展,速度过快,让人会经常遭受到异样的看法和不解。作为网红,很多人认为是一个非常的职业

  移动互联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着我们的生活,随着自、网红、短视频、直播等新生代的崛起,衍生于互联网的新事物不断涌现,并开始深刻地影响着我们的生活,强调个性化的网红经济正在成为互联网产业又一发展方向。

  商品上架过程中,商家故意设置错了卖价,如原价98元设置成了68元,或是商家连麦是故意口误报错了价格。这时候,主播就开始替粉丝谋福利,而商家开始各种苦情戏。

  老张是一个70后,走南闯北了大半辈子,也做了大半辈子的服装加工。凭着自己过硬的手艺,在行业内也比较混得开。为此,中年的工作对于老张来说,还算是体面。但是,疫情发生以来,似乎一切都在发生着改变。

  51Talk的扭亏为盈得益于菲教一对一业务在低线城市下沉战略的成功执行、新冠肺炎隔离期间学生在家上课时间增加以及大家对在线教育更多地认知。虽然51Talk表示出其未来可能盈利的前景,但目前集中强运营而没有更多战略的布局,反而给投资者添了几分忧虑。

  从商业模式上看,以“吃”为核心的业务是高频刚需,是流量入口,美图点评以此沉淀大量用户,并借此带动出行、电影票等低频业务的增长,即以高频打低频。

  行业自身尚不成熟,如何物理嫁接新的金融业务呢?从这个维度来看,罗敏和他的趣店或许应该重新审视一下多元业务布局的方向了。

  斗鱼虽然具有先发优势,但要想在巨头纷纷入局的情况下稳固自己的地位,依旧充满挑战。在直播内容不能拉开差距的情况下,戏或许就是结束这场胶着的突破口。而斗鱼虽然具有先发优势,但要想在巨头纷纷入局的情况下稳固自己的地位,依旧充满挑战。

  在外卖配送领域,美团和饿了么则是趣头条前进道上难以逾越的两座大山。而想要借助库盒进军餐饮的趣头条,在资金储备和技术能力方面,都有着较为明显的欠缺。这使得库盒在餐饮行业内难以站稳脚跟,同样也让趣头条想要另辟蹊径实现自救的愿景,难以实现。

  “互联网敢给你看病,你就敢看?”旨在打破要素间流通壁垒,势如破竹的互联网医疗,在不断合规化的上,已然将基层医疗的“夫妻店”们逼到退无可退的地步。

  美团费劲心思将各个业态整合得更紧密,甚至一起变“黄”,其实就是在集团化作战上的布局,但是从这一次财报和疫情过后的表现来看,它面对的境况仍然很尴尬——不管怎么整合,自己有的牌别人也都有,就算集合了,也还是跳不出本地生活行业的圈子,不知道哪天会被对手的哪一款产品跨界过来刺一枪。

  美团的商业模型,以信息撮合,赚取佣金或者广告营销的钱。并且,无论是从现有餐饮业务,还是酒旅、生鲜、出行、充电宝、闪送等版图,美团的核心战略始终是围绕流量进行收缩抑或扩张。

  2020年4月,腾讯控股全资子公司已向虎牙购股期权成为最大股东。到下个季度,虎牙业绩将并表腾讯。游戏直播会受制于游戏厂商的授权和更多的版权要求。背靠腾讯带来的一个好处是,虎牙不用再担心版权的问题。

AG,AG娱乐,AG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