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管荐股赚钱 哪管洪水

发布人:AG娱乐 来源:AG娱乐 发布时间:2020-06-28 12:14

  一部豆瓣评分9.5的电视剧抛出了这一问题,甚至让不少人改变了对台剧的看法,记忆中的影视圈还是《流星花园》、《放羊的星星》等青春偶像剧的天下,未曾想也能拍出这样的作品。

  对于普通人来说,如此深刻的问题并不好回答,可如果换一个角度:你愿意为了多少钱去?一些人的“表演”就诚实了很多。

  “最近股市行情火爆,为帮住大家抓住龙头股,我组建了一个股民交流群,与大家分享擒龙秘籍,加微信……”

  先是声音洪亮、一字一眼的播报广告文案,然后用微弱的声音补一句“入市需谨慎”,连“投资风险提醒”的话术都懒得说。

  春节过后,类似的荐股广告已然成为大大小小地方台的标配,每天换着微信号在不同频段轮番“轰炸”。让人有些疑惑的是,证监会三番五次“黑嘴荐股”,就连微信也在严打“荐股”类信息,为何台仍然敢接这些广告?

  碰巧在宁波本地的问政平台上找到了相关提问,宁波广电集团也“诚实”作出了回复:“目前在宁波的股票咨询类广告是由股商投资有限公司委托发布,该公司是在中国证券业协会登记并公示的企业,主讲人也具有相关岗位资质证书。”

  在智联招聘上找到了相关介绍:一家在业内享有盛誉的专业证券投资服务机构,首批取得中国证监会颁发的《证券投资咨询业务资格证书》的机构之一,同时还是中国证券业协会分析师委员会,具备协会私募产品报价系统业务资格。

  股商投资有限公司的前身是京放投资管理顾问有限责任公司,在1998年获得了中国证监会首批投资咨询资格认定,同时还是中国证券业协会、证券业协会的会员单位。2012年的时候,股商时代科技有限公司成为“京放投资”的控股股东,并在2014年12月份正式更名为股商投资有限公司。

  2018年7月,“股商投资有限公司”再次变更为“股商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技术咨询;企业管理咨询;销售计算机、软件及辅助设备。经营范围中备注“不得公开开展证券类产品和金融衍生品交易活动。”

  一家经营范围中已经不包含证券投资咨询的“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为何未被吊销证券投资咨询业务资格证书,未被中国证券业协会除名,进而堂而皇之地打着这样的招牌向兜售的荐股广告?答案不得而知。

  根据央广网报道的一组数据:2018年的听众收听选择率中,车载收听模式同比下滑9.1%,传统便携收听模式同比下滑10.1%,而通过网络收听的选择率同比增长了9.9%,特别是智能设备收听的占比已经高达25.3%。

  无独有偶,在喜马拉雅FM披露的数据中,2018年用户规模已突破4.8亿,市场占有率超过70%;蜻蜓FM则宣布成为国内首家生态流量MAU破亿的在线音频平台,总用户数突破4.5亿。

  今年3月份的时候,中国网财经就曾在一篇报道中质疑喜马拉雅FM的“黑嘴荐股广告”,记者在添加广告中的微信号以后被拉入了“高端VIP学习交流群”,在群里看到了各种与选股相关的直播课程。

  不同于宁波广电集团的“诚实”,喜马拉雅FM客服给出的回答有些耐人寻味:“不确定相关广告是平台投放的,也有可能是流量劫持造成的。就算是平台投放的,涉及到财产问题的广告不要轻信。”

  如果说还只是老司机们打发无聊时间的“调味品”,在知识付费、智能音箱、有声故事、相声评书等场景的助攻下,在线音频已然成为互联网赛道里的主菜之一。可以找到的原因有二:

  一是在线音频的泛大众化。据易观千帆数据的数据显示,喜马拉雅FM上35岁以下的年轻用户占比高达78.26%,二线以上城市用户占比74.45%,中等消费水平以上用户群体有着70.87%的比例。

  二是在线音频的诱人前景。2016年美国的数字音频广告首次产生了10亿美元的收入,国内喜马拉雅和蜻蜓的用户量均已接近5亿,况且在线音乐还有特殊的“独占性”,用户很难漏掉音频节目中广告。

  互联网的神奇之处在于,那些逐渐夕阳化的产业有了新的土壤,以至于那些早已远离的人群,在互联网世界中成了音频的拥趸。但互联网也有着另一面:将流量摆在第一位的淘金者,可能会上演任何荒诞的戏码,恶也将被进一步放大。

  可以设想这样一个场景:一位用户刚刚听完一集某知名经济学家的理财投资客,耳旁就响起了15秒的“荐股广告”。要知道,为了提高广告的精准性,互联网还诞生了另一个“新名词”叫算法推荐。

  刘先生通过某渠道被拉入一个炒股微信群,群友们不时晒出“盈利数十万”的账户截图,还有一些群友不时鼓吹“感谢老师带着赚钱”之类的话。

  刘先生刚开始并不相信,还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听老师安排在某平台开通了“股票账户”。刚开始转入了几万块,还担心风险有着焦虑的情绪,在老师和群友们的鼓励下,逐渐转入了几十万、上百万,最后却发现平台无法登陆,钱也不知去向。

  只需要在搜索引擎里输入“荐股”相关的关键词,总能找到股民被骗的新闻,哪怕常相似的故事,也可能连续发生在张先生、李女士等不同人身上。此外还有社交网络招收会员、稳赚不赔的炒股软件、快速赚钱的炒股课程以及内幕消息、坐庄操盘等诈骗手法,可以说早已成为社会之一。

  并不难这些的逻辑漏洞,倘若荐股者当真知道什么内部消息,为何要以会员费的形式间接变现,而非直接去股市中以小。这大概就是人性的弱点,比人性还要的是一些人的“”。

  2018年9月7日,证监会官网上发布了一篇名为《网络直播平台“非法荐股”活动风险警示》的文章,并了当下常见“非法荐股”的:

  其一,借助微信、微博、论坛、股吧、QQ等,以大数据诊股、推荐黑马、专家一对一指导、无收益不收费等夸张性宣传术语,或者鼓吹过往炒股“业绩”,招揽会员或者客户;

  其二,邀请投资者加入微信群、QQ群、网络直播室后,有自称“专家”的人通过传授炒股经验、培训炒股技巧为名,以获得打赏费、培训费或者收取收益分成等方式牟利;

  其三,以“荐股”为名从事其他违法犯罪活动,比如指挥投资者同时买卖股票市场,或者投资者参与现货交易(贵金属、艺术品、邮币卡等)或境外期货交易。

  我想,不管是地方的销售,还是喜马拉雅FM等在线音频巨头的市场团队,大多看到过荐股被骗的新闻,也大多明白其中的门道。何况“荐股广告”的文案并不高明,几乎与证监会“风险警示”中的内容如出一辙。

  之所以“知其不可而为之”,或许可以给出“合规”的,毕竟像股商投资有限公司那样拥有“资质”的平台就多达84家。又或许在庞大的KPI压力下,一线的销售已经习惯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在“爆炸声”响起之前,喜马拉雅们不会反思自己的,哪怕是出事之后,也可以把责任全盘推给合作方。而最初的驱动因素,可能只是“荐股广告”所带来的蝇头小利,哪管身后会不会洪水。

  新时代下新形势,疫情来势凶猛,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在线服务呈现出了爆发式增长,逐渐成为人们生活娱乐的主流。随着“新基建”成为未来社会发展的主要驱动力,由此带来的在线新经济的爆发也是大势所趋。

  喜马拉雅平台在2018年就因上架无版权读物遭到声讨,在微博上被热议。事实上,不单单是这一家平台出过此类负面消息,盗版和侵权现象依旧是阻碍这个行业发展的隐患之一,而这也给腾讯音乐敲了警钟。

  2019年11月21日至24日,主题为“建设长三角文化产业共同体”的第二届长三角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会(以下简称“长三角文博会”)在国家会展中心(上海)隆重举办。本届展会展览场地总面积5.4万平方米

  今年6月份初,含证大在内的12名股东已经从喜马拉雅公司退出了。但业内一位财务方面的专家向一哥分析,他认为:此前已经有披露了喜马拉雅已经了美国ipo的计划,并相应的要建立VIE结构——因而有可能将所有的股权集中到创始人身上,是一个技术操作,而实际上原本的股东的股份可能都还在,只是被代持了。

  喜马拉雅FM平台是国内比较知名的音频分享平台,相比其他的FM平台,就属喜马拉雅FM平台的流量最大。目前平台的总用户已经接近5亿人,我们都知道现在已经进入5G时代,在这个时代中

  老张是一个70后,走南闯北了大半辈子,也做了大半辈子的服装加工。凭着自己过硬的手艺,在行业内也比较混得开。为此,中年的工作对于老张来说,还算是体面。但是,疫情发生以来,似乎一切都在发生着改变。

  51Talk的扭亏为盈得益于菲教一对一业务在低线城市下沉战略的成功执行、新冠肺炎隔离期间学生在家上课时间增加以及大家对在线教育更多地认知。虽然51Talk表示出其未来可能盈利的前景,但目前集中强运营而没有更多战略的布局,反而给投资者添了几分忧虑。

  从商业模式上看,以“吃”为核心的业务是高频刚需,是流量入口,美图点评以此沉淀大量用户,并借此带动出行、电影票等低频业务的增长,即以高频打低频。

  行业自身尚不成熟,如何物理嫁接新的金融业务呢?从这个维度来看,罗敏和他的趣店或许应该重新审视一下多元业务布局的方向了。

  斗鱼虽然具有先发优势,但要想在巨头纷纷入局的情况下稳固自己的地位,依旧充满挑战。在直播内容不能拉开差距的情况下,戏或许就是结束这场胶着的突破口。而斗鱼虽然具有先发优势,但要想在巨头纷纷入局的情况下稳固自己的地位,依旧充满挑战。

  在外卖配送领域,美团和饿了么则是趣头条前进道上难以逾越的两座大山。而想要借助库盒进军餐饮的趣头条,在资金储备和技术能力方面,都有着较为明显的欠缺。这使得库盒在餐饮行业内难以站稳脚跟,同样也让趣头条想要另辟蹊径实现自救的愿景,难以实现。

  “互联网敢给你看病,你就敢看?”旨在打破要素间流通壁垒,势如破竹的互联网医疗,在不断合规化的上,已然将基层医疗的“夫妻店”们逼到退无可退的地步。

  美团费劲心思将各个业态整合得更紧密,甚至一起变“黄”,其实就是在集团化作战上的布局,但是从这一次财报和疫情过后的表现来看,它面对的境况仍然很尴尬——不管怎么整合,自己有的牌别人也都有,就算集合了,也还是跳不出本地生活行业的圈子,不知道哪天会被对手的哪一款产品跨界过来刺一枪。

  美团的商业模型,以信息撮合,赚取佣金或者广告营销的钱。并且,无论是从现有餐饮业务,还是酒旅、生鲜、出行、充电宝、闪送等版图,美团的核心战略始终是围绕流量进行收缩抑或扩张。

  2020年4月,腾讯控股全资子公司已向虎牙购股期权成为最大股东。到下个季度,虎牙业绩将并表腾讯。游戏直播会受制于游戏厂商的授权和更多的版权要求。背靠腾讯带来的一个好处是,虎牙不用再担心版权的问题。

AG,AG娱乐,AG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