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财报不及预期股价盘后大跌11% 腾讯音乐为何会

发布人:AG娱乐 来源:AG娱乐 发布时间:2019-10-03 08:27

  8月13日,腾讯旗下独角兽腾讯音乐对外发布了新一季度的财报。根据财报来看,腾讯音乐在营收上同比增长31%,第二季度营收59亿元人民币,略低于市场预估59.4亿元人民币;净利润为人民币9.27亿元同比增长仅为2.5%。受财报发布后的影响,腾讯音乐盘后股价一度大跌11%。

  在腾讯音乐发布新财报之前,网易对外公布了网易云音乐总用户数已突破8亿,同比增长50%,同时,网易云音乐付费有效会员数同比增长135%。这个用户增速对于腾讯音乐来说确实也是一种,毕竟之前网易云音乐的体量跟腾讯音乐存在巨大的差距。美股研究社通过解读腾讯音乐的这份新财报,从它现有业务的发展以及布局方向来重点阐述腾讯音乐的未来发展趋势。

  2019年第二季度,腾讯音乐总营收同比增长31%至人民币59亿元(8.59亿美元),营业利润为人民币10.9亿元(1.58亿美元),归属于公司股东净利润为人民币9.27亿元(1.35亿美元),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下(Non-IFRS)归属于公司股东净利润为人民币1元(1.64亿美元)。受财报发布后的影响,截止文章发稿,腾讯音乐的盘后股价跌了7.96%,股价跌为13.30美元,市值为236.28亿美元。

  在活跃用户方面:2019年第二季度社交娱乐活动的移动端月活数为2.39亿人,去年同期为2.28亿人。2019年第二季度在线音乐的移动端月活数为6.52亿人,去年同期为6.44亿人。

  在付费用户方面:2019年第二季度社会娱乐活动的付费用户数为1100万人同比增长16.8%,去年同期为950万人。2019年第二季度在线音乐的付费用户数为3100万人同比增长33%,去年同期为2330万人。

  在业务营收方面,腾讯音乐的营收来源分为了在线音乐服务和社交娱乐服务两大块。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服务收入方面,2019年Q2的收入为43.4亿元,同比增长35.3%,去年同期为32亿元,主要为在线卡拉OK和直播服务增长所推动。该部分的付费人数增长了16.8%,为1110万。在线付费人数的增加体现在收入中则是,其归属的在线音乐服务收入由去年的13亿元增至15.6亿元,同比增长20.2%。

  根据营收占比来看,社交娱乐服务占总营收比重仍然很高,这也让质疑腾讯音乐的本质是直播平台而非音乐流,从这个数据来看,说明腾讯音乐在付费用户增长方面还面临不小的挑战。

  对比上个季度的财报来看,腾讯音乐只是在营收上环比有所增长,净利润环比是下滑的。2019年第一季度,腾讯音乐营收为57.4亿元人民币,略低于市场预期的在57.97亿,同比增长幅度高达39.4%。营业利润达到11.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2.9%,归属于公司股东净利润至人民币9.8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7.4%。调整后每股收益,腾讯音乐一季度调整后每股收益0.72元人民币,高于市场预估的0.7元。

  根据腾讯音乐这份财报来看,虽说在线付费用户增长表现还不错,但营收跟净利润并未带来期待以上的惊喜,这也让它的盘后股价大跌不少。在美股研究社看来,从这份新财报中还是能看出腾讯音乐在未来面临不小的阻力。

  在在线音乐行业,腾讯音乐树立的竞争优势确实高不可攀,旗下覆盖的应用产品包括:酷狗、QQ音乐、酷我、全民K歌。从产品内容来看,它满足了用户不同层面的听歌、唱歌需求,同时最为重要的是腾讯音乐有一个海量音乐曲库,这点也是其他音乐应用产品跟它存在的巨大鸿沟。

  虽说在垂直赛道上,腾讯音乐所向披靡,但短视频的崛起却成为它要忌惮的新力量。美股研究社从下面几个方面来重点分析腾讯音乐在未来面临的挑战,而这几个点很有可能会对它的股价表现带来一些影响。

  虽说腾讯音乐现在已经是在线音乐行业的绝对王者,但在垂直赛道网易云音乐用户规模突破8亿用户,这对腾讯音乐来说不是一个好的信号。虽说目前网易云音乐的体量还是难以撼动它的地位,但它却不能忽视短视频平台所爆发的影响力。目前,抖音、快手已经成为音乐爆款机,不少歌曲都在这些平台引发很高的讨论热度。

  如今短视频平台已经成为很多歌曲的重要宣发渠道,《沙漠骆驼》、《心如止水》这类之前名不见传的歌曲更是因为短视频平台大火,前者35秒版本现在在抖音上的播放量达到了690万。这些歌曲不仅在短视频上能够产生很高的力度,最重要的是短视频的用户规模、用户花在短视频上的时间也越来越多,对于腾讯音乐来说它想要抢夺用户的时间并不容易。

  根据数据研究机构QuestMobile之前发布短视频2019半年报告显示,截至6月,短视频行业新安装用户接近1亿,总体活跃用户 8.21亿,同比增速32%,相比之下,目前在线视频总体MAU9.64亿,同比增速2.4%,两者差距持续缩小。

  除了用户量,在人均时长方面,短视频也在进一步攻城略地,月人均时长超过22小时,同比上涨8.6%。相比之下,在线视频、手机游戏、在线音乐、在线阅读月人均时长同比均在下降,尤其是在线阅读,从11.6小时下降至8.4小时,降幅达到28%。

  正是由于音乐对于短视频的重要性越发凸显,这也让抖音、快手也更加重视对于音乐版权的重视,他们也想进一步获得音乐版权,抢食腾讯音乐或再掀版权大战。以抖音为例,其所在母公司字节跳动早已开始布局音乐流业务并先行在海外试水。

  为了缓解音乐版权带来的压力,字节跳动也做了不少努力。它不仅在2018年推出“看见音乐计划”来培养国内音乐人,还在2019年4月TikTok发起了“Spotlight”音乐人计划,第一站在日韩推广,并与日韩21家唱片公司和词曲版权公司达成合作伙伴关系,以期培养自己的海外音乐人。从字节跳动这一连串的动作来看它对于音乐流业务野心满满,对于腾讯音乐来说这在未来将是一个不可忽视的。

  在发布新财报之前,据外媒报道称,法国集团维旺迪(Vivendi)称,针对出售10%的环球音乐集团(UMG)股权一事,据悉此次收购估计33.6亿美金(约合人民币254亿)。这么大手笔的音乐版权投入一方面说明腾讯音乐财大气粗,另一方面也说明它仍然需要在音乐版权上投入很多来维持它在这方面的竞争优势。

  在收入成本方面,2019年Q2为39.6亿元,同比增加46.1%,去年同期为27.1亿元。腾讯音乐表示,主要是由于内容费和收入分成费的增加。内容费用的增加主要是由于从唱片公司和其他内容公司获得的授权音乐内容市场价格在上涨,同时所需要授权音乐数量也在增加。

  近几年来,在线音乐行业对于音乐版权的购买算是最火热的,因为随着国家政策对于版权意识越发重视,这也让腾讯音乐斥巨资购买了不少版权来树立它的竞争优势。截至2019年3月31日,腾讯音乐的音乐库收录了超过3500万首来自国内外唱片公司的歌曲,对比2018年12月31日,腾讯音乐歌曲数量提升了500万首。目前,腾讯占有中国总曲库的 90%,在中国音乐版权市场份额达 70% 以上。

  虽说拥有海量的曲库让腾讯音乐能吸引到更多用户选择它的应用,但巨额投入却面临一个很尴尬的问题,那就是支出跟回报在短期内难以维持好平衡。一方面这些版权音乐的购买并不是永久性的,一般是有几年合约,因此腾讯音乐后续仍然要花钱买版权。近段时间一直有消息称,由于腾讯音乐(TME)与各大唱片公司的音乐版权合作即将到期,如果消息属实的话,随着抖音、快手的眼红,很有可能对于音乐版权的竞争加剧,这也会让版权成本会增加。

  可以预见到的是高额版权投入仍然是腾讯音乐在未来一个不低的成本支出,近几年腾讯音乐一直在版权方面积极布局,这也是希望从其他应用中抢夺更多的用户,那么用户的留存离不开版权之争。但在美股研究社看来,在未来一段时间,腾讯在版权上的投入跟营收回报还是存在差距。

  在这个季度,腾讯音乐社会娱乐活动的付费用户数为1100万人同比增长16.8%,去年同期为950万人。2019年第二季度在线音乐的付费用户数为3100万人同比增长33%,去年同期为2330万人。虽说这个增速还可以,但目前腾讯音乐靠在线音乐付费产生的营收所占比重还不高。

  根据国际唱片协会IFPI 的数据显示,数字音乐在我国音乐产业总营收中占比达96.34%,高居全球首位,与此同时,中国音乐付费用户的人口也在不断攀升:从付费用户来看,去年腾讯音乐已经成为了全球第三大音乐流平台,占全球音乐流付费服务市场份额的11%。虽说腾讯音乐在流市场占据的份额还不低,但对于另外两个平台可以看出他们的付费用户规模还是要更占优势。此前瑞杰分析师贾斯丁·帕特森(Justin Patterson)称,Spotify的主要推动力,包括市场份额增长和新的地区市场,有望推动其付费用户数量在最短两年的时间内从7500万增至1.5亿。

  从付费用户的差距来看,虽说腾讯音乐还是面临不小的增长差距,毕竟目前音乐流领域就只有腾讯音乐跟Spotify影响力最大,其中付费用户数据也是投资者评估企业未来发展潜力的重要数据,在这方面腾讯音乐是处于下风的。虽说国内付费意识有提供,但要想在短期内大规模的实现付费用户增长还是受到客观条件。在国内流量红利殆尽,用户增长下行趋势明显的情况下,对于腾讯音乐来说,未来仍然会面临付费率低、付费率增速缓慢这一题。

  8月6日,Jefferies给予腾讯音乐(14.26, 0.39, 2.81%)ADR买进的初始评级。目标价16.90美元,即上涨23%。腾讯音乐ADR的平均目标价为17.06美元。腾讯音乐ADR之前有10个买进评级,9个持有评级,0个卖出评级。从这个评级来看,腾讯音乐还是很受到投资机构的认可,这说明它未来增长潜力还是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作为腾讯系旗下的小巨头,腾讯音乐在发展音乐生态版图上还是有更大优势,毕竟腾讯在社交、视频网站等方面都积累了庞大的用户群体,对于腾讯音乐来说如何借助另外的平台给它创造经济价值是有很多可能性。目前,腾讯音乐的音乐版图进一步扩展延伸,这也意味着它在未来还有其他可行的商业可挖掘,在美股研究社看来,以下两个方面很有可能是腾讯音乐发力的重点。

  有数据显示,中国追星族超5亿,36%追星族表示愿意为爱豆每个月花100-500元,年市场规模高达900亿。追星群体呈年轻化趋势,数据显示,95后中有50.82%追星族,近7成00后认为自己是追星族。未来腾讯音乐进一步挖掘粉丝经济变现价值,尤其是跟腾讯视频之间的合作越发密切,电视剧OST,旗下选秀节目推出的新人唱片都给腾讯音乐带来新一波的粉丝付费营收。腾讯音乐在2019年Q2季度的三个月中,累计 QQ 音乐数字专辑前 20 名销售额为 7963 万元,7 月单月的销售额也创 2019 年 以来新高,约为 7899 万元。

  这次腾讯音乐收购环球音乐10%的股份,收购估计33.6亿美金(约合人民币254亿),虽说收购金额很高额,但环球音乐是世界规模最大的唱片公司,其版权一度占到全世界录音曲库的四分之一左右。可以说腾讯音乐的版权阵营再次如虎添翼,除了收购之外,腾讯音乐还进一步推动它在音乐产业链上的布局动作,这有利于它在未来掌握更多主动权。近期腾讯音乐与数字音乐版权商业分发平台VFine Music达成音乐版权合作,将进一步获得音乐版权分发营收。

  对于腾讯音乐来说,目前它在在线音乐行业的优势还是很突出,未来如何进一步实现营收增长,创造更多的盈利空间这是提升它股价增长的关键。目前腾讯音乐也不断摸索出了一些可靠的变现方式,进一步构建它的音乐生态圈和护城河的壁垒,这些都会有利于腾讯音乐在未来收割到更多市场红利。在美股研究社看来,腾讯音乐实力还是很强劲,未来增长空间还是值得期待!

  本文来源:美股研究社(号:meigushe)旨在帮助中国投资者理解世界,专注报道美国科技股和中概股,对美股感兴趣的朋友赶紧关注我们

  5G互联时代,用户的角色发生了转变,从“被动接受者”变成“主动参与者”,所以,企业尤其需要洞察用户需求,并为其个性化、多元化的体验,才能赢得用户的选择。作为中国领先的在线音乐娱乐平台,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以用户体验为核心,不断升级平台的服务品质,让音乐更懂用户。

  自2016年以来,中国知识付费水平飞速发展,用户的付费意识水平也不断提高,全民付费时代即将到来,音乐付费也断然不会缺席。而如何打造更加优质的音乐内容?

  每听一首歌,你在汲取能量的同时,也在创造价值,每一次为音乐付费,你在获得好音乐的同时,也是在为中国音乐产业做贡献。中国音乐用户正在影响世界。

  8月13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发布了一份喜人的Q2成绩单:总营收59亿元(8.59亿美元),同比增长31%,高于雅虎财经13位分析师8.43亿美元的平均预期。其中,以付费用户数的增长最为亮眼

  8月13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公布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财报显示,腾讯音乐Q2总营收高达59亿元(8.59亿美元),同比增长31%,高于雅虎财经13位分析师此前给出的8.43亿美元的平均预期;实现净利润9.27亿元(1.35亿美元),调整后利润1元(1.64亿美元)

  先是有人撰文断言互联网公司不需要35岁上下的“中年人”了,因为他们不够狼性、不够了解年轻人,更令人的,他们的经验不再是优势,反而成为“被结构优化”的劣势。

  近日,新浪微博内测社交新品“绿洲”,短短几天时间,该应用迅速升至AppStore社交排名榜单前30的,现在绿洲还没有正式注册,普通用户需邀请码才能使用。在应用商店的评论中,可以看到不少用户对绿洲的清爽无广告这一点十分满意,有趣的是,这与大家吐槽微博广告多、时间流乱形成了鲜明对比。

  “Costco从开业到被挤爆”无疑是近段时间国内零售行业最受关注的新闻,甚至让Costco股价刷新上市以来新高上涨5%,报292.38美元,总市值1286.44亿美元,中国大妈们再一次让世界。

  每每当蒸汽、电气等划时代科学技术实现突破,都能够一定程度上改善人们的生活方式,成为文明进步的催化剂。而这也是商品经济下某些行业的狂欢,是新行业崛起与旧行业变革进步的契机,是全人类、全行业的共同利益。

  8月底,2019年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在山城重庆闭幕。与往年一样,今年的智博会依旧汇集了多领域最新的技术和各大前沿公司的加盟。在今年智博会上,智能制造、智能技术与产品、智能化应用、智慧生活等

  十周年之际,新浪董事长兼CEO曹国伟向全体员工发布内部信表示:十年来,微博攀上过高峰,也经历过低谷,过重重挑战。十年后的今天,微博已经成为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国民级”应用,每天都有数以亿计的网友在微博上围观、分享、互动。下一个十年,以微博,再创辉煌。

  这场席卷互联网金融市场的P2P平台爆雷依然还在持续,以去中间化为代表的金融进化新方式无法延续持续发展的势头,在市场和监管的联合压力之下,互联网金融市场正在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变局。从本质上来看,当下我们看到的互联网金融市场的困境其实是在为前期的生长买单而已。

  最近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就是传统零售和新零售究竟是怎样的关系?按照马云对新零售的定义,所谓的新零售其实应该是涵盖线上和线下的一种存在。从这个角度来看,所谓的新零售或许远远要比传统零售的内涵要宽泛很多。

  对于用户来讲,他们更加需要的是新的家装生产模式和供应模式。传统时代和互联网时代的家装行业的生产和供应模式已经让用户们受够了事必躬亲,受够了装修黑幕,受够了价格陷阱,他们更加需要的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公开、透明的家装供应新模式。

  今年6月份初,含证大在内的12名股东已经从喜马拉雅公司退出了。但业内一位财务方面的专家向一哥分析,他认为:此前已经有披露了喜马拉雅已经了美国ipo的计划,并相应的要建立VIE结构——因而有可能将所有的股权集中到创始人身上,是一个技术操作,而实际上原本的股东的股份可能都还在,只是被代持了。

AG,AG娱乐,AG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