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正面回应的背后:蔡徐坤不是B站真正的问题?

发布人:AG娱乐 来源:AG娱乐 发布时间:2019-10-07 16:43

  4月12日,微博账号蔡徐坤工作室转发了一条律师告知函, 俗称B站的“哔哩哔哩弹幕网”,认为该网站上的内容了当事人蔡徐坤的名誉权、肖像权、表演者权等,并奉告B站在接到该告知函之后立即删除相关内容,否则将采取民事、刑事诉讼等方式追究法律责任。

  之后,哔哩哔哩弹幕网很快做出了回应,表示“法律问题交给专业人士处理,相信法律自有公断”。同时在这则回应下面附上了一篇人民网2003年刊载的对于“人物”名誉权问题的一篇评论文章《从范志毅败诉,看监督中“人物”的名誉权问题》。

  蔡徐坤工作室的律师函和B站的正面强势回应可以说直接将现在社交网络上不同小圈子间的矛盾摆上了台面。由于凝聚力、组织执行力强,热情高涨的特点,粉圈(各新生代偶像粉丝的统称)的战斗力一直以来都是一骑绝尘,且对其他圈子表现出的进攻性也格外强,可以说天下“苦粉圈久矣”。

  所以这次,B站得到了众多盟友的助威助拳,网友们几乎一边倒的支持B站。但仔细想想,B站本身真的没有问题么 ?他的主要用户群体,本质上不也是另一个“粉圈”么?只不过他们粉的对象不是具体的人而已。

  近几年,B站在普遍并不好过的互联网下异军突起,成功上市,而且体量稳步提升,算是深度积累后的行业黑马。但与之相对应的,是视频内容质量和弹幕素质全面下滑。软擦边球,偷盗视频搬运,恶意人身,性和暗示性标题,各种突破下限的视频赫然陈列在主页。

  弹幕更是令人目瞪口呆,“趁热来一发”“三年起步死刑不亏”已经不能说是暗示而是的,还有各种人身,地域/种族歧视混杂等等其中。B站社区风气往乌烟瘴气的方向越走越远,甚至还出现恋童癖主播的风波。那么,是什么让一个原本的泛ACG爱好者聚集的小型网络社区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呢?

  社区要壮大,高素质人群数量不够。很明显,作为一个以频广告为卖点的视频网站,如果一直维持这种小圈子的状态是无法长久运营的。在引进以fgo为代表的手游之前,B站也确实是长时间处于亏损状态。而即使泛ACG这个圈子再怎么有潜力可挖,平均质量水准再高,依然收不回运营成本。

  在获得多轮融资后,面对融资方关于盈利能力的压力,尤其是互联网行业进入寒冬,急需提升和展现自己变现能力的情况下,要进入收支平衡,开始盈利,就必须扩大规模,而要扩大规模,除了挖掘更多领域的目标用户,不可避免的,也要吸纳大量的无法贡献高质量内容的用户。

  社区壮大后,流量带来利益,有利益,就会有逐利而来的资本。盗视频,打擦边球,标题党,这些行为毫无疑问了社区风气,加大了管理成本,也使得视频内容泥沙俱下,当人们习惯这些低质的“垃圾食品”后,往往为了吸引眼球,他们又会突破新一轮的下限,形成恶性循环。

  高素质内容发言成本太高,劣币良币。与之相比,真正专注于内容质量的创作者们,往往创作速度比不上这些“垃圾食品”,好作品被淹没在垃圾内容中。有追求的观众感叹能看的越来越少了,逐渐不再来B站获取所需,有追求的创作者感叹有眼力的观众越来越少,创作积极性逐渐降低,又是另一个恶性循环。

  从B站18年财报可以看出,B站营收在稳步提升,且盈利结构在逐渐多元化,希望摆脱全靠手游盈利的现状。

  其实,不止是B站,几乎所有的以内容产出为主题的社区,如虎扑、微博、果壳、知乎等,都在经历或已经经历过“劣币良币”这一过程。

  2013年,知乎注册。不到一年时间,注册用户迅速由40万攀升至400万。随着论坛人数的增多,很多各个领域的大牛发现,自己几天时间写出来的长篇大论的专业性文章,性往往不那么强, 因为阅读和理解有知识门槛,反而带节奏、抖机灵和搬运的低专业水平的文章可以收获更多赞同。

  同时,由于发言没有成本,一个对该领域一无所知的门外汉可以随意质疑甚至带着明显的戾气和恶意贬低资深人士的专业理论,而资深人士的时间成本明显和门外汉不成正比,不可能一一对质阐述,更遑论门外汉的人数是资深人士的好几倍。所以理所当然的,2013年之前的知乎主要用户和内容贡献者在2013年后极短的时间内大量出走。知乎迅速被民科、鸡汤、水军占领,普遍只有态度,没有观点.

  而相对于B站,知乎的问题似乎更多。在了内容质量换取社区规模后,知乎并没有展现出与其体量匹配的变现能力。无论是知乎LIVE,还是知乎书店,都没有取得期望的营收水平。知乎空有庞大的用户群和知名度,但变现能力 却格外的低。

  更麻烦的是,随着低素质用户大量涌入,知乎社区的风评也是每况愈下。最好的变现机会似乎已经过去,如果不积极作出改变,知乎恐怕将一直这么不温不火下去,到时候如何面对更有生命力的新生社区的挑战?保质又保量?此题目前似乎无解。

  怎样扩大社区规模的同时,又要维持好社区风气,是每个社区都要面对,而每个社区都没有很好的处理的问题。相对于所谓“粉圈”,B站弹幕展现出的性并不稍低,一边是搬运着抖音,快手内容的“搬运工”,一边是在弹幕里对此类APP极尽贬低之,B站巨大的体量似乎也在撕扯着自己。更不要说涉及各类话题时,弹幕难以大量管控的特点也更加。而对于已经被央视点名过一次的B站,或许应该更加小心,这次也许好处理,下次就不一定了。

  对B站而言,在实现自身业务进化与飞跃之时,漫长且的助跑期是它必须要经历的,在这条跑道上,B站要持续点燃用户增长与内容扩张的双轮引擎,进而带动B站生态的全面发展,攀登最高处的顶。

  近日,B站公布了截至2019年6月30日第二季度未经审计的财报:第二季度,B站总营收达到15.377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增长50%,超出了市场预期;净亏损3.150亿元人民币,与去年同期净亏损的7030万元相比大幅增加。

  近日,伴随着《哪吒》这部国产动漫的强势崛起,一度了各大话题榜和热门,同时这部电影也影响了暑期电影档的格局,同时对于整个国漫的产业布局也有了明显的影响。尤为引人关注的是,《哪吒》此次的爆发有超过35亿的票房体量,未来中国国产动画电影预计迈入20亿级别市场,对于如此庞大的动漫市场,B站动漫早前的前瞻

  近日,正是中国万千高考生填报志愿的日子,同时也是各大高校招生抢生源的重要时刻。在今年的抢生源“大战中,有趣的是各大高校纷纷将自己的线上宣传阵营放到了B站,众多知名的高校都在B站进行直播招生,这一有趣的现象也是引发了多方的关注。

  根据B站自身的“气质”来看,选择这种方式并非毫无道理。7月8日,B站上线了“互动视频”功能,UP主们可以制作剧情有分支的互动式视频,通过B站提供的技术支持,用户能在观看时根据自己的意愿选择不同选项,享受触发多种结局的乐趣。

  先是有人撰文断言互联网公司不需要35岁上下的“中年人”了,因为他们不够狼性、不够了解年轻人,更令人的,他们的经验不再是优势,反而成为“被结构优化”的劣势。

  近日,新浪微博内测社交新品“绿洲”,短短几天时间,该应用迅速升至AppStore社交排名榜单前30的,现在绿洲还没有正式注册,普通用户需邀请码才能使用。在应用商店的评论中,可以看到不少用户对绿洲的清爽无广告这一点十分满意,有趣的是,这与大家吐槽微博广告多、时间流乱形成了鲜明对比。

  “Costco从开业到被挤爆”无疑是近段时间国内零售行业最受关注的新闻,甚至让Costco股价刷新上市以来新高上涨5%,报292.38美元,总市值1286.44亿美元,中国大妈们再一次让世界。

  每每当蒸汽、电气等划时代科学技术实现突破,都能够一定程度上改善人们的生活方式,成为文明进步的催化剂。而这也是商品经济下某些行业的狂欢,是新行业崛起与旧行业变革进步的契机,是全人类、全行业的共同利益。

  8月底,2019年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在山城重庆闭幕。与往年一样,今年的智博会依旧汇集了多领域最新的技术和各大前沿公司的加盟。在今年智博会上,智能制造、智能技术与产品、智能化应用、智慧生活等

  十周年之际,新浪董事长兼CEO曹国伟向全体员工发布内部信表示:十年来,微博攀上过高峰,也经历过低谷,过重重挑战。十年后的今天,微博已经成为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国民级”应用,每天都有数以亿计的网友在微博上围观、分享、互动。下一个十年,以微博,再创辉煌。

  这场席卷互联网金融市场的P2P平台爆雷依然还在持续,以去中间化为代表的金融进化新方式无法延续持续发展的势头,在市场和监管的联合压力之下,互联网金融市场正在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变局。从本质上来看,当下我们看到的互联网金融市场的困境其实是在为前期的生长买单而已。

  最近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就是传统零售和新零售究竟是怎样的关系?按照马云对新零售的定义,所谓的新零售其实应该是涵盖线上和线下的一种存在。从这个角度来看,所谓的新零售或许远远要比传统零售的内涵要宽泛很多。

  对于用户来讲,他们更加需要的是新的家装生产模式和供应模式。传统时代和互联网时代的家装行业的生产和供应模式已经让用户们受够了事必躬亲,受够了装修黑幕,受够了价格陷阱,他们更加需要的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公开、透明的家装供应新模式。

  今年6月份初,含证大在内的12名股东已经从喜马拉雅公司退出了。但业内一位财务方面的专家向一哥分析,他认为:此前已经有披露了喜马拉雅已经了美国ipo的计划,并相应的要建立VIE结构——因而有可能将所有的股权集中到创始人身上,是一个技术操作,而实际上原本的股东的股份可能都还在,只是被代持了。

AG,AG娱乐,AG官网